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浪漫】(1.1-1.3)【作者:南里征典】
【浪漫】(1.1-1.3)【作者:南里征典】
字数:7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非法的狩猎者(1)

  「不!我不要!为什么会这样呢?」

  和装学院理事长室的秘书池田美由希此时正被伏见悠介压在身下,无助的仰躺在床上。不断的摇着头的她,与其说是为了抗拒对方手指进行的攻势,不如说是因为自己的私处居然这么濡湿,感到非常羞耻。

  伏见悠介一直亲吻着身下的美由希,并且将手探进浓密的阴毛下方……
  池田美由希刚刚沐浴过,乳白色的肌肤正漫着肥皂的花香。伏见悠介掀开裹在她胸口前的浴巾,露出了丰满的乳房。

  「啊……不要!不要!」

  只能不停的摇着头,发出无助呻吟的池田美由希是个二十四岁的美丽女秘书。

  虽然不若刚成熟的苹果般,带有青春气息,但像她这种正处在迎向成熟的年龄,却也散发着女性的魅力。池田美由希毕业于茶水私立女子大学。她所任职的日本和装学院,生意据说遍布全国,总公司位于新宿的摩天大楼中。她正是这个庞大企业体中枢的秘书,不但才色兼备,也十分干练。

  将美由希压在身下,享受着男女之乐的伏见悠介是名三十五岁的单身贵族,目前他的头衔是日本和装学院的讲师兼教务部长。然而,理事长之子的身份更让他闻名于世。虽然有显赫的背景,他却丝毫未受家庭与公司的束缚,还是过着自由的单身生活。

  今晚的对象池田美由希已经和他交往了一年多,因此伏见悠介对于美由希的胴体在受到他的爱抚时,什么部位会出现什么反应,发出何种呻吟,完全了如指掌。

  现在美由希柔软而繁茂的阴毛下方的美妙肉瓣正被他的两根手指夹住,并且还不断磨擦着。

  「啊……那里,就是那里!」

  她躺在床上,娇喘连连。

  「怎么回事?难道我得了濡湿症吗?」

  发出疑问的池田美由希也意识到自己是个爱液过多的女子。

  随着伏见的手指在她的内阴唇旁不断跃动,居然就向鱼在水边跳跃般,发出了水声。

  声音仿佛是发自阴道深处。

  「好讨厌这种声音!」

  美由希觉得由自己的蜜唇所发出的湿音,似乎有损女性的尊严,于是在感到有点难为情的情况下,将自己的脸捂住。

  「好讨厌......希望不要发出这种水声!」

  她忍不住抗议道。

  「虽然你说不要发出声音,但是你那儿还是一直作声。着都是神的安排,没办法喔!」

  好像觉得越来越有趣似的,伏见悠介的手指不住地在她的私处耕耘,啪嗒啪嗒,持续地发出响彻入耳的湿音。

  「讨厌......快进来嘛!」

  这位美女秘书紧握着伏见的坚挺之物,急切的催促着他。

  伏见的男性象征正处于刚猛勃起状态,看起来非常充实。但是他并未立刻插入,反而将脸向美由希的下半身,准备对女性的桃花源进行一场口唇的爱抚。
  伏见认为,女性的肉体随时都在等待男性的爱抚。

  换言之,女人和肉体随时都因为无法填满的兴奋,感到饥渴。

  不管本人是否意识到这种现象,犹如平静水面下的暗潮汹涌,女人的肉体始终期盼着男性的爱抚,如果无法得到满足,就会显得非常饥渴。

  根据精神分析学家的说法,这是隐藏在意识深处的生命本能,也就是一种性冲动。

  满足饥渴有一定的程序。女性当然会生产期待的心理,希望能尽早得到满足。因此,让女性感到焦躁,意识到自己的性感,就非常重要。

  像是面对美由希这种年轻的女性,就要多花一点时间进行前戏,等到对方难以忍受时,再一气呵成,贯穿女体。

  但是,如果面对的是三十岁的他人之妻,太长的前戏却会带来反效果。因为女体开发到某种程度的时候,性感的回路已然完成,只要气氛对了,女性自己就会按下亢奋的按钮,这时赶紧插入,也就是进行真正的性性行为,才能让那些成熟的女性感到喜悦。这些都是伏见从自己的性经验中得到的结论。

  那么,池田美由希到底还要期待多久呢?

  伏见像是在欣赏一处好戏般地,将嘴唇贴在覆盖着美由希下腹部的山丘,那片芳香的嫩草旁边,接着又将下方的粘膜往上舔。

  「呀!」

  突然遭到攻击的美由希,慌乱中发出了呻吟声。

  随着粘膜的越来越湿润,女塔的越来越膨胀,美由希的眼眸变得茫然。
  伏见跨在美由希身上,伸出双手,将她的大腿拨开,然后用舌头舔粘膜缘。
  当他由下往上舔时,美由希的腰部也随之不断的扭动。

  「伏见.....伏见先生,到目前为止,你已经让多少女性哭泣呀!我简直要融化了!」

  (事实上,早就已经融化了。)

  伏见似乎非常愉快地看着这一切。他把脸稍微挪开了一点,然后用双手将美由希的大腿反抬起,并且将两腿撑开凝视着她的私处。接着,他的脸又慢慢靠近。

  从敞开的粘膜之窗,微微地散发着女性发情的体味。

  伏见用舌尖挪开那覆盖着两片外花瓣的黑色草丛,舌头在期间奋力爬行、翻转,然后像要捞起什么东西似的,由下往上掀动。

  「唏!」

  池田美发出一声呻吟,并且将臀部抬高,不住的颤抖。

  「啊!那里......就是那里!」

  敏感的突起这时耸立了起来。伏见仿佛看到一片鲜艳的粉红,散发出濡湿的光彩。

  「啊......啊......好过分喔!」

  美女秘书突然一阵恐慌,不禁脱口而出这句话。

  可说是几近愉快的恐慌状态。

  伏见越来越兴奋,不断的驱动手指。

  继续刺激着女塔。在情欲的诱惑下,伏见的食指终于插进女性敞开的花园入口。

  「喔!」

  听到美由希溢出的呻吟声,他的手指逗弄般地缓缓进出。

  「喔......啊.......喔!」深入粘膜的手指不断在肉洞中搔刮,而女秘书的口中也不停地传出恼人的呻吟。

  「你看你紧紧夹着我的手指,它就像毛毛虫一样,在你的粘膜里移来移去。你这里可真是神秘极了!」

  伏见挪揄地说道。

  「啊、啊!不行......不要!手指不要这样动。」

  美由希扭动着腰部,不住的抗议。

  但是,她的牢骚听起来似乎非常愉快。

  「快点、快点嘛......快进来、快进来嘛!」

  理事长室的美女秘书不停的呻吟着,终于露骨地吐露希望对方进入的话语。
  「要进去吗......好,我现在进去喽!」

  说着,伏见便调整体位。

  「咦?」

  美由希抬起头茫然的眼神看着他。

  伏见又重复了一次同样的话。

  「可是,要从后面吗......?」

  池田美由希似乎很惊讶地在叫着。

  不过,看不出来有任何拒绝的意思。

  (2)

  「是啊!我喜欢这种姿势。」

  池田美由希终于背着伏见,做出有如礼拜堂里跪着祈祷的少女般的姿势。
  她将额埋在枕头里,然后抬起臀部。

  雪白而闪着光辉的丰满臀部诱惑地在伏见的眼前扭动。

  伏见像是一个正进行着授戒仪式的神职人员,跪在她的后方,双开扳开这位女秘书臀部的双丘,接着将裂缝处打开。

  「讨厌!不喜欢你从后面看,,,,,,」

  美由希对于自己的私处暴露在对方面前,感到有点难为情。

  但是,从后方凝视美由希雪白臀部的狭间下方,她那美丽的私处实在太棒了。沿着淡红色外花瓣的两边,浓密的黑森林虽然掩住部分美景,但美由希还是觉得颇为羞怯。

  普通女性的这个地方仅有稀疏的体毛,美由希的却非常多。

  伏见用手指轻轻拨开沿着外花瓣而生的黑色草丛,然后手指伸进那淡桃色,光滑的温柔香中。

  「讨厌......」

  美人秘书不断地扭动着纤腰,发出娇吟。

  「我不喜欢你盯着那里......快一点,快进去嘛!」伏见终于拔出了手指。

  湿润的沼泽在手指拨出的瞬间,露出了椭圆形敞开的朱门,原本立刻就应该关闭,但是在密合之前,伏见刚猛的男性象征已经朝着这个湿润的洞口冲去,插入深处时。

  「啊!」

  美由希的背不禁弓了起来。

  接着的一瞬间,伏见的双手捧住美女秘书纤细的胴体,然后一气呵成地贯穿了女体。

  「吁!」美由希的头向后仰,整个背像弓一般往后翘。

  「.....好厉害呀!」

  一股热气从女子的嘴中吐出。

  伏见配合她的动作,开始慢慢地移动。

  每次的抽动,都产生一种力的美感,使得美由希娇吟连连。她的头伏在枕头上,无助地左右摇晃。

  伏见抱住她的腰,深深贯穿女人的底部。随着伏见强烈的动作,美由希有如河水决堤般地发出多彩多姿的呻吟声。

  「不要、不要......!我快来了!」

  听到迫切地呼声。

  伏见依然保持着插入的姿势,然后将手绕到前方。

  手指沿着她的下腹部伸进茂密的阴毛,开始抚摸女性的花蕊。在茂密的阴毛前端,遇到一片像融化的奶油似的沼泽。他沿着湿润的沼泽上方,抚摸着张大的女塔。此时的女塔已然变得肥厚而坚硬。

  伏见用食指的指腹按压着肥厚的肉芽,不断的爱抚、搓揉,将那处推向男女的结合点。

  他硬直地在女性通路中不断抽送着。

  「啊......不要......不行!」

  美女秘书发出如野兽般的吼声。

  「我来了!」

  池田美由希突然像一只对着满月咆哮的狼似的,抬起原本趴在枕上的脸大叫着。

  她断断续续叫到。

  「啊......啊......」伏见也配合女体的热度和娇喘呻吟着。最后豪根用力往深处一挺,便停在那儿,持续不断的射精。

  「啊----啊-----啊-----」池田美由希的女宫口可以感受到他所释放出来的精液,她那弓起的身体也发出一阵阵如波涛般的痉挛。她终于迎向了高潮后的寂静。

  一切都结束之后,伏见沐浴完回来,池田美由希依然趴在床上休息。

  伏见盆起腿坐在床上,点起了一根烟。

  「你不去沐浴?」

  伏见问道。

  「是呀!我是要去」

  女子回到。

  「请给我一根烟。」

  伏见将一根烟放进美由希的唇中,并且为她点了火。

  虽然现在是倡导戒烟的时代,但是在饭毕、工作完成,或是男女做完爱之后,来上一根烟的滋味却是特别甜美。

  只要遵守着这个信条,偶尔也享受一下抽烟之乐。

  「......你已经找到了梦幻女子吗?」

  美由希趴在原处问道。

  「嗯.....还没有找到。不过,这个狩猎计划书不是才刚开始吗?」
  「是啊!从现场消失的女子,当然不可能这么快被找到。」

  「对!我也这么想。所以,我很有耐心地继续调查。」

  伏见皱起粗黑的双眉,凝视着远方。

  从侧面看过去,他的眼睛到眉根处仿佛染上一层淡淡的哀愁。

  这种淡淡的哀愁根自认为是花花公子、喜欢女人、把女体巡礼当作是生存意义的他似乎不太搭调,但那真的是一种悲愁。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他一直要找寻一名女子。也可以说,他要找的是一名梦幻的女子。整个事情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日本和装学院的理事长,也就是悠介的父亲伏见泰辅,在一个月前,三月二十日星期日过世了。

  他是意外死亡。伏见理事长被发现全裸陈尸在西新宿日本和装学院一事长室所附近设的私人卧床上,死于急性心脏麻痹。

  当时现场的情况是他全身赤裸,床单上散落着几根带黑色光泽的女性阴毛,还有几张用来拭体液的卫生纸。因此,根据推测,伏见泰辅应该是和亲密的女性做爱时猝死。

  也就是所谓的腹上死(马上风)

  日本和装学院的理事长不正是千家里千家的茶道、花柳道等日舞世界的顶尖人物吗?所以,当然会得到大多数女性的支持,并且拥有极大的权利。

  日本和装学院以振兴日本传统文化的和服及装道为目的,是战后迅速兴起的一大财团法人,现在已有几万毕业生遍及全国,在各地开设和服教及和服学院,还制作了电视,录音带等映像传播媒介。而且还在不断发展中,甚至连结婚典礼上的和服穿着顾问也非他们莫属。站在顶点的日本和装学院理事长正是这个庞大财团所形成峙象牙城顶点的法王。

  这个法王、日本和装学院的理事长,利用学院与本部事物所都休息的星期天,在理事长室和亲密的女性交欢,突然的急性麻痹而猝死。

  这丑闻如此露骨,是一件令人们好奇的大事,当然也会引起极大的骚动。报章杂志大幅报道各种煽情的推测,甚至电视也加人阵容,周刊的杂志更是持续追踪。

  但是,理事长当天到底和谁在一起,截止目前,仍然没有特定的对象付出水面,一直还是个谜团。

  伏见泰辅享年六十二岁,换做是普通的上班族,应该已经退休了。但身为学院理事长的伏见泰辅,平常在这个堪称「女人众香园」的日本和装学院及遍布全国的各个组织中,受到众多女性的包围,人气非常旺。当他出差是,每晚都会指定中意的女人陪睡,堪称是此道的专家。况且他拥有财力和权利,在女人眼中,就跟精力绝伦的海狗帝王一样,君临这个女人的世界。据说,光是学院的毕业生和在学生中,和他有亲密交情的女性就多大二、三十人。

  根据打扫大楼的清洁妇表示,在发现伏见泰辅尸体的星期天傍晚,的确有重要的女子在这个房间中。然而,她现在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因此,当晚这名性伴侣为何会消失?她到底是谁?就成了最大的谜团。

  伏见泰辅的死被当作意外死亡事件送到了警察处,由新宿警署的官员进行不严格的验尸工作,若要取得调查书,了解有没有外伤、有没有毒物反应,就要将遗体进行解剖。

  但是,在警察所指定的医院进行解剖之后,并没有发现勒死毒死、刺杀等痕迹,也未发现由刀剑枪炮所造成的肉体损伤,完全没有任何他杀的证据,于是被认为是性交时过于兴奋所造成的急性心不全---也就是所谓的腹上死,所以只能当作是一种意外事故处理。

  因此,杀人事件的说法便无法成立。

  但是......但是......伏见悠介思考着。

  如果......那名女子为了不让人知道是她毒杀或者谋杀了好色的理事长,而将效果相当的媚药或兴奋剂之类的药物巧妙地混入饮料中,让理事长喝下,然后在床上展开浓厚华丽的性行为。结果会如何呢?着就不能说是所谓「未必的故意」,而是一种必然的以急性心不全的名义,杀害了海狗帝王伏见泰辅。这正是悠介的想法。

  万一伏见泰辅之死并不是在精密的策划下所进行的谋杀,那才能归于意外死亡。

  这个意外之谜,现在不被请求证据的法律认定为杀人罪,并且以黑箱方式处理,对于身为第一等的儿子而言,伏见实在是难以忍受这种屈辱。

  退一步想,最后将堪称好色一代男的父亲泰辅包入发烫、柔软的阴道中的女子到底在哪里?她是谁?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从这个角度来看,身为肉至亲骨的他也深感兴趣。因此,伏见在父亲的头七法事结束之后,因为想要知道最后见到父亲的女人是谁,于是展开了找寻这位梦幻女子的行动。

  首先,有几条线索。

  第一条线索就是,当天和父亲泰辅交欢的女子应该不是外人,而是和装学院有关的人,也许是本部、预科,或是目前仍在学院就学的学生,不然就是到穿着教室学习的某个他人之妻吧?

  为何这么想呢?因为在星期天下午,能够出入摩天三十二楼学院最内部理事长的女人毕竟有限,所以范围就锁定在平常和理事长交往密切的女性身上。
  第二条线索就是掉落在床单上的那几根女性体毛。它们呈现黑亮的光泽,毛质坚硬,和人类的指纹与掌纹一样,在想要找出某个特定人士的时候,就成为非常有力的线索。

  第三天线索则是伏见泰辅自己的一本秘贴。这本用黑皮革做封面的秘手贴,被命名为《淑女乱蝶录》。上面记载了伏见泰辅交往的几十名女性的肉体特征、性癖好、当时的「声音」以及体毛分类等等。所以悠介想藉由父亲遗留下来的秘手贴上所记载的女性资料,加以检证及遍历之后,探查造成父亲腹上死的女子到底是谁。

  伏见悠介的脑海中浮现了父亲泰辅的手贴最后一页所记载的,也可说是他的绝笔内容对那女子所做得叙述。

  「......三月二十日,星期日下午。来到此处的女子就像个狼火之女。她裸体的模样比穿上任何一件和服都来的好看。中等身材、皮肤白皙、阴毛浓密。以女性器官来评量,她的是属于高级的性器。阴毛有显著的特征,在中国被称作是有狼火形状的阴毛,在西欧则被称为会喷水的阴毛。是一名下腹部有神奇阴毛的女子.......」

  这就是最后一页的叙述。

  伏见泰辅的理事长秘书池田美由希在他的办公桌抽屉里发现了这张秘手贴,当然也知道了手贴所写的内容。

  但是,其中对体毛所做得叙述,她似乎不甚了解。

  「我有件事想问你!」

  她对躺在身边的伏见悠介问道。

  「狼火的阴毛到底是什么样子?」

  「哦!关于那个嘛......」

  伏见悠介加以说明。

  女性的毛相,也就是下半身的毛,具有各种不同的形状。像日本女性,大多是倒三角形。

  以三角形来说,底边位于上端,在耻骨上方生成范围广泛的阴毛,而从股间的龟裂处往下延长,呈现的则是细长形状的毛。

  但是,女性的毛形很多。有的呈长方形生长,靠拢成短条状。有的是中菱形,漩涡形;甚至还有金字塔形的阴毛。

  狼火之形式阴上的繁茂体毛,以火焰往上飞舞的形状,在中国的某部性典中,被称作是「狼火之女」。

  「看来,拥有这种体毛的人就是和父亲交往的女子。这种狼火形的女子本来就罕见,因此,只要去找出来。」

  「但是......但是......」池田美由希似乎非常担心的问道「如果那名女子事后把阴毛剃掉,或是稍加修剪,该怎么办呢?」

  当然会有这样的疑问。

  「嗯!最近有许多女性为了在穿高叉泳衣时不致露出阴毛,通常会将两边的毛剪掉。而且,如果阴毛往上爬到腹部,被人看到,真是会很难为情,因此,都会将它们剃掉。如此一来,就算是狼火活喷水形,在外观上只要经过变形,就完全看不出来。那么,关于这点,就无法当作一条线索了」

  对于这个问题,悠见不慌不忙地回答:

  「那也没什么关系!不管她剃掉多少体毛,都会留下毛根,就算是经过电器用品修剪过的体毛,专门的毛相专家或妇产科医生一眼看去,只消从毛根的痕迹,就可以知道这名女子原有的体毛形状。所以,绝对没问题!」

  喔.....是吗?这么说来,只要不是做过皮肤移植,那女性的毛相不就和指纹一眼,可以当做追迹的线索咯!

  「的确如此。池田!你不是答应我,要尽力找出这名女子吗?在更衣室和健身房,有没有什么线索呢?」

  「对不起!虽然我很注意,但是,并没有发现这样的女子。而且女人根本不会去谈论阴毛的话题,更不会把它当做是一种骄傲,秀出来给别人看。所以,真的有点难。」

  「喔!我知道了!看来只有抱着她,让她把衣服脱掉,才能看到阴毛了,那就是身为男人的我的工作了。不过,在穿着教室里,还是会让女性将衣服脱掉,所以你也许会听说有人知道,谁会拥有这样的阴毛。你还要更加注意。而且要很有耐心地将她找出来喔!」

  「好、好!我知道!我已经在学院的学生中布下了天罗地网。」

  「喔?那就拜托你了......」

  伏见悠介看了看枕边的手表。

  这里是赤坂城市饭店的一个房间,伏见悠介和池田美由希每隔两周,就会在这儿私会一次。他们是在理事长逝世,因为要寻找事件中的女子,以及交换学院部会议的情报等等,为了避免被学院的人发现,才选在这里私会。

  「我要到高园寺的大厦去办点事,你可以留下来过夜。」

  「我才不要一个人住在这儿呢!我也要回去了。等我一下,我去沐个浴。」
  「我知道了。我也准备一下,喝一杯再走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