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狩】(06)【作者:kevin agreas】
【狩】(06)【作者:kevin agreas】
字数:34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是夜。

  「以我揣测,这城里的同僚们怕是被杀得七七八八了,从北斗站下车起【那伙人】的埋伏层出不穷,还好靠你的【替死鬼】溜掉了。我说,你若缺乏翘辫子的觉悟或战斗理由的话,要不还是别趟这次浑水了。」

  一边用嘴为左手起绕着绷带,一边右手书写着备用画符,身高不满一米七的矮子倚着半灰的高墙,全然不顾外套上沾着的墙灰。

  「命只有一条,不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就能续上的。」

  烧掉之前换下的染血绷带,JOJO庆幸自己阳鬼的能力可以克制那些「夜行生物」。早有听闻北海道密党猖獗,足以拍一部《暮光之城》续集,但亲眼见到如此之多的「子爵」还是震撼相当,不亚于年初他看完山口山出的新资料片时。(他尚不知遭遇的都是人造血族)

  「首先,我不需要靠一个搏命时候还带着BEATS装逼的同伴教育我生命的可贵;其次,本人虽然式神挂了一半,但战斗力还可以保证八成,不像某个倒灌阳气,玩真人拳皇的傻瓜现在就靠强撑一口气站着。」

  双臂用力扎紧大腿上的驱邪绷带,逼出【吸血鬼之触】在动脉里的余毒,春日神宫的继任者依旧面无表情时以逻辑清晰的语言谈笑风生。说着,她把裙摆拉下,结束了文痞的绅士时间。

  「最后,你是看见天上的集结烟火了吧;从生死门分析,【幸存者们】想要我们去的地点是……那三处……」

  灵视捕捉到夜空中烟花残留的「烧痕」,两人怅然一会儿,异口同声地道:「鉴于形势糟糕……你先说……」

  「就算是陷阱也认了……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团结一切有生力量。本地的阴阳师存在叛徒,那想来窥破机宜也是情理之中。」

  点一首《FASTLANE》,周就感受着耳膜上的震动,毫不怀疑这或许这就是他最后一次享受NBA的BGM。

  「所以兵贵神速,你左我右,事若不成,此处会合。如若与之相会,从权行事。」

  整理完服饰的京子道出JOJO未尽的话语,简练概括,一把好手。

  「祝你死得比我晚点。」

  没心没肺的文痞提点道。

  「反向FLAG吗?你怎么不说干死黄旭东呢?」

  叫搭档差异数秒,「桔梗」的身形便已消失在北地寂寥的夜色之中。

  招架、躲闪、翻滚、跳窜……

  涉猎过JACKIE的电影,安德鲁深知地利对于战斗的重要性。一如没人能在家具店里徒手干死成龙,也没有生物可以在水源丰盛的地带挑战同阶的史莱姆。

  流体的特质在使得它们能够在液体中快速移动,并吸收水中的各类溶质修补自身。

  好不容易才从建筑物底层那满是下水管道的停车库脱身,一路顺商场的安全梯直到顶楼,而被微缩炸弹炸得半残的怪物仅仅花去数十秒便重回满状态——感谢蜗居商场的流浪汉和保安奉献肉身的贡献。

  「你知道的……狩魔人……杀我的机会只有一次——那就是一击必杀。假使你立刻投降,老娘保证你不会受到额外的痛苦……就和我胃里的这个倒霉蛋一样。」
  液体震动发出的声响分外深沉,可自有一番韵味其中。吃掉过驻日米军、HIPOP黑鬼的她吸收记忆后熟练掌握英语,用以劝降,绝非难事。

  富氧的体液溶解了流浪汉的衣服,随意调节为助情的成分后史莱姆的腹中之物神色僵硬麻痹,唯有下体陷入了无可逆转的膨胀。

  附睾液、睾丸液……葡萄糖、前列腺素……

  混上成年男子的体臭,真是完美的味道!

  耷拉着舌头的太妹颜艺崩坏,一阵贪婪索取后她的机体愈发粘稠,减少反光,犹如实质。

  在家具店里吗?

  恢复机能的身体通过分析空气中的水分子构成,史莱姆的「嗅觉」灵敏度是猎犬的数百倍,更可怕的是这种机能拥有自我保护机制,不会被恶臭所「攻击」。
  「让我尝尝你的味道吧!」

  粘液构成的数个套索欣然抛出,目标是双人床后的……猪蹄?!但这血液的气味分明是……人类的才对!适才从二楼的冷藏生鲜生鲜店拿来,又染上自身伤口的血液升温……他是逃走了?!可恶啊,被耍了,要是我的嗅觉早恢复那么一会儿……

  咻!

  弩箭破空的震动传达至「太妹」的体表,本能判断出是穿刺类型的攻击,得到不必闪躲的判断,她液体的身躯立时将二连发的手弩偷袭消受下来,毫发未损。
  贫弱!既然你自寻死路、选择留下……

  流质触手回旋勾住沉默无言的狩魔人,怪物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是的,体内箭头的碎裂质感……陶瓷?瓷质箭头的内部富含着的是……号称万能灵剂的Ⅻ型圣水?麻烦!

  思绪如电猛然降速,太妹急于排泄掉误吞的「毒药」,忘记了一个两秒前的事实……就是安德鲁在飞快地被她拉来……而他袖管中的那片不反光的物品是……黑键?瞄准的部位是……我的芯核?

  忽略了芯核排异时的发亮特性,海藻头史莱姆被饱读怪物图鉴的猎人全然算计,还好……实力上的差距让这一刺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划开太妹大半个躯壳,安德鲁无力地飞跌在光滑的地板上。

  流质触手从崩开的伤口中榨取钙质和邪能绿的液毯让狩魔人千锤百炼的技术动作扭曲了那么一小点。

  「终究……还是我族赢了……」

  体内的流浪汉业已溶解到了只剩大肌群和骨架的地步,怪物分裂增值出的分身因饱含分离圣水的缘故迅速化为一滩溶液。排异完成的史莱姆重新固化,恢复了太妹的外形,缓缓走到腿部痉挛、难以动弹的青年附近,提防着他的后招。
  「虽然……你差点就成功了……」

  冲安德鲁的伤腿猛地一脚,近乎将之踢到反折,尽情欣赏着仇敌的呜咽。太妹轻而易举地折断远处双人床的床脚,碾压创口时得意地凌辱道:「求我的话,就不会把它插进你的伤口里了哟~ 抱住我的大腿是什么反应嘛~ 要求饶……了吗?」

  巧妙缠绕的串状反步兵手雷两秒内就在狩魔人的手套和魔物间布置完毕。史莱姆的寿命历经数十年,杀过百余人的她体验过凡人死前的各种表现……而她确实也头一回见到,如此搏命的对象!

  惨烈的轰鸣过后,两人被爆炸气体炸至建筑物的两端,要不是魔物手忙脚乱中将缠绕手雷的躯体往天花板上抛去,安德鲁此刻想必胸口和四肢的破洞是如今的数十倍之多,人类的血液在气压的作用下欢快地流出,而护住芯核的史莱姆则无此忧。

  怒火中烧!

  任何生物在危及性命时的最深刻本能,抛却一切凌辱和戏耍猎物的念头,怪物的芯核向全身的细胞组织传达一个简单的信息: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于是太妹举起触手上的半截床腿,木刺的横截面远远对准安德鲁的头部,四散粘液回拢至身周。

  「昨天刚被K头的我今天也能捡个便宜了呢~ 」

  一米六九的矮子不知何时挡在史莱姆的视线正中,将狩魔人护在身后。
  「以你这种怪物的特性,我常规下同样应付不来……不过,为了恢复伤口聚拢躯体的状况下除外……」

  「恶心的东方狩魔人,为了拖延时间的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到我分裂的触…手正在吸取你同伴的鲜血吗?还是你丝毫不顾忌他的死活呢?还是你的灵力其实也并不充裕……」

  放弃高傲的本色,太妹的心理战昭示着她的孱弱。

  「为什么你不认为我也在执行拖延时间这一战术呢?」

  半挂耳机在肩膀的JOJO侧头反问。

  晚了……完了!

  他是在引同伴的血布置符箓……画地为牢!这么初级的术法怎么可能……
  我使唤阳鬼的技巧比以往更加述廉了,这小子的血质量比我的好上太多,加上那婆娘又重伤,那么……

  「听说过克拉伯龙吗?」

  「?」

              PV=nRT

  克拉克拉!克拉克拉!克拉克拉克拉!克……拉拉!

  双腕配有巨大金箍护臂的橘红鬼影一闪即逝,密闭环境下飙升的气压帮助气温也达到难以想象的高度,滚烫的水蒸气乃至离子中任何浮游生物都无法存活,周就打固定靶的完美输出是常规对战中不可能达到的。

  「这种情况仍能确保芯核不死……借最后的拳压进入通风管里了……哼,以为这样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明明刚吸干了两个人类,我还听得到他们冤魂的哀嚎呢~ 」

  此刻,天台上粘液堪堪恢复分泌的史莱姆隐隐察觉到了有什么异样……
  远处的灯光忽明忽暗,是的,场能结构……可我分明状态虚弱,怎么可……能!虚无的以太中鬼影绰绰,怨气结为实质的猩红中透露着平和的橘红……那小子的?

  灼焉!

  炽热毒辣的阳气二段内爆,直接从内部熔化了史莱姆存活在世上的最末凭借。
  还……还有这种操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