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赎罪性奴隶——童晓蕾篇】(03)【作者:无常书生】
字数:65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姐弟颠鸾

  傍晚时分,下了整天的暴雨终于渐渐减弱,漫天的水汽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透过水雾,只见一盏昏暗的车灯划过郊区的树林,向市中心驶去。
  在车的副驾驶座上,则坐着一位玉面寒霜的绝色美人,只见她用纤手搭着下巴,双目冷冷地盯着窗外的雨雾一言不发,显然这位美人的心情坏到了极点……
  「嘻嘻,老姐,你还在生气啊……我不是都跟你道歉了吗?」

  看见童晓蕾一脸要吃人的表情,童晓峰一咧嘴,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脑子有病吧——!」

  一听童晓峰这么说,童晓蕾立刻气炸了,猛地转过头来,冲着童晓峰大叫道:
  「我是你姐——!亲姐!你竟然连自己的亲姐都想上!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滚——!别跟我说话!」

  说完,羞愤难当的童晓蕾扭过头去,再也不看童晓峰一眼。

  「老姐,你听我解释,我去淫囚监狱玩,没想到会在淫囚女郎的名单上看到你的名字,作为你的亲弟弟,我怎么忍心看着你受别的男人凌辱呢,所以一时冲动,就把你给包了下来……」

  童晓峰委屈地解释道。

  「一时冲动?哼,说的好听……」

  一听童晓峰这么说,童晓蕾顿时冷笑一声,嘲讽道:

  「……那刚才在浴室那也是一时冲动吗?!你明知我是你姐你还那样肆意玩弄我,要不是我及时发现了你,我现在已经被你干了!你个精虫入脑的东西!」
  「我也没办法啊,老姐,刚才在淫囚监狱里,我既然买了你,总要做做样子。假如我对你什么都不做,会让监狱看出问题来的。

  你也知道,按照规矩,三代以内的淫囚家属是不能雇佣淫囚的,再说了……」
  说到这,只见童晓峰望着童晓蕾那雪白的大腿一舔舌头,忍不住伸出手摸向她的大腿根,同时说道:

  「……老姐,其实老弟我从小就一直喜欢你。」

  「别碰我!好恶心——!」

  一看童晓峰把手摸了过来,童晓蕾立刻触电似的把娇躯缩成一团,并满脸厌恶地拍掉了童晓峰搭在自己腿上的禄山之爪。

  「嘻嘻,那可不行哦……」

  见童晓蕾拒绝的如此激烈,童晓峰嘴角撇出一丝邪恶的微笑,从兜里拿出那张在淫囚监狱签署的淫囚租赁协议,对着童晓蕾抖了抖,说道:

  「……嘻嘻,老姐,根据这份协议,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性奴隶,你必须无条件的配合我的淫乐,否则便会被收监和加刑,你觉得那样真的好吗?」
  「你这家伙……」

  望着眼前一脸得意的童晓峰。童晓蕾恨得牙根直痒痒,但又对他无可奈何,而这时,童晓蕾望着这张协议秀眉一皱,疑惑道:

  「……对了,你小子怎么会有钱买淫囚?」

  「这个……我平时还有点积蓄……」

  听到童晓蕾这么问,童晓峰忽然浑身一激灵,心虚地说道。

  「放屁——!你个大手大脚的月光族哪来的积蓄?!……啊!我知道了!是早上你向我借的那两万块钱!」

  想到这,童晓蕾顿时怒火攻心,扬起粉拳噼里啪啦地就向童晓峰的脑袋上打去,一边打还一边骂道:

  「你个臭小子!你竟然用我的钱买我的身子?!还钱!立刻还钱!」

  「喂!喂!我可是你的主人,你这个性奴隶居然敢打主人,你不怕我告到监狱去给你加刑吗?」

  童晓峰一边抬手挡格童晓蕾的粉拳,一边大喊道。

  「什么叫你的性奴隶?你花的是我的钱!我的!你个臭不要脸的东西!」
  童晓蕾越想越气,手里的劲使得更大了。

  「哎呀妈呀!我的亲姐,别打了!我正开车呢!你想咱俩一起车毁人亡吗?」
  被打的受不了的童晓峰,抱着脑袋对童晓蕾大喊道。

  果然,听到童晓峰这么说,童晓蕾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看正在疾驰的轿车,一咬牙,停下手坐了回去。

  「这就对了,有话好好说嘛……」

  童晓峰甩了甩被打疼的手臂,对童晓蕾说道:

  「老姐,咱俩是亲戚,但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有些话还是要讲明白的——
  我确实向你借了两万块钱,这没错,我迟早会还,但这是一笔账。

  而我把你从淫囚监狱把你买了出来,现在你是我的性奴隶,这是另外一笔账。
  从法律上来说,这两笔账不冲突,所以你还是我的,这没问题。」

  「哼,我看你小子还是欠打……」

  听到童晓峰居然还在油嘴滑舌的是说歪理,童晓蕾心里的火噌的一声又升了起来,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再把童晓峰打一顿。

  「等一下!老姐,难道你想让爸妈知道你当淫囚的事吗?你要是再闹下去,我可就告诉他们了哦!」

  童晓峰一看童晓蕾又要打自己,连忙祭出了杀手锏。

  「你——!」

  果然,一听童晓峰提到父母,童晓蕾大惊之下身体瞬间僵硬,落下的粉拳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

  童晓蕾盯着童晓峰犹豫了半天,终于服软了,叹了口气瘫坐在座位上,有气无力的哀怨道:

  「唉……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你是我姐,我能把你怎么样啊?我只是想跟普通的淫囚主人一样,希望能享受到淫囚全身心的服侍……」

  说到这,只见童晓峰抬手一把揽住童晓蕾的肩膀,在她耳边嬉皮笑脸地低语道:

  「老姐,看开点吧,你别把我当成你弟弟,你就当我是个普通男人那样服侍我就行了,怎么样?」

  童晓蕾闻言厌恶地用余光瞟了一眼童晓峰,犹豫了半天,然后便紧咬银牙别过头去不说话了。

  但跟刚才不同,童晓蕾并没有甩掉童晓峰的手,而是任由他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娇躯,显然,童晓蕾已经在童晓峰的软硬兼施下屈服了。

  「嘿嘿,这就对了嘛……」

  见到童晓蕾这副顺从的表情,童晓峰得意的一笑,于是松开童晓蕾的肩膀,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童晓蕾短裙里。

  接着,只见在童晓蕾那雪白柔嫩的大腿根和下体处来回的抚摸,嘴里忍不住赞叹道:

  「嘿嘿,老姐,你这双美腿真是又白皙又柔嫩,平常都是怎么保养的?」
  「哼,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虽然气愤未平的童晓蕾说话语气依然冷冰冰的,但面对童晓峰的非礼,已经没有刚才那般激烈的抗拒。

  相反,只见童晓蕾却本能地坐直娇躯,一边缓缓的分开自己修长的雪腿任由童晓峰抚摸自己柔嫩的大腿,一边望着车窗外的雨幕冷然道:

  「哼……童晓峰,咱俩姐弟二十年,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嘿嘿,所以说嘛,咱们姐弟要今后要相互『深入』了解一番。」

  童晓峰一边肆意抚摸童晓蕾柔美的大腿,一边淫笑道。

  「你……呀」

  童晓蕾正想反唇相讥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胯间一阵湿热,忍不住叫了起来。

  童晓蕾低头一看,发现童晓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手一直没闲着,只见他那粗壮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顺着自己的大腿根伸进了自己的短裙里面,正隔着她的黑丝内裤,用手指夹着阴蒂揉捏玩弄着。

  女性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玩弄,一阵熟悉的燥热感登时弥漫到了童晓蕾全身上下,童晓蕾的粉腮上登时升起两朵红霞,只听她轻哼一声,抬起右腿压住童晓峰正在自己胯间肆意抚弄的手指,皱着秀眉娇嗔道:

  「等一下,你……你想让我当你的性奴隶可以,但要先答应我三个条件!否则我宁可回去坐牢,也绝不从你!」

  童晓峰闻言一愣,停下手道

  「好吧,你说说看,什么条件?」

  「第一,你不能把我当淫囚的事情告诉爸妈……同学,朋友,亲戚等熟人也不行!」

  童晓峰闻言点了点头,道:

  「可以。」

  「第二,你不能让爸妈,以及其它熟人发现咱俩的关系,你只有在私底下才能够……嗯,亲近我。」

  童晓峰闻言眼珠一转,再次点了点头道:

  「也可以。」

  「第三,我只陪你两个月!就两个月!两个月服刑期满后你就要放过我!不能再缠着我!更不能跟淫囚监狱续约。咱俩恢复以前的纯姐弟关系!」

  「嗯,这个嘛……」

  一听童晓蕾这第三个条件,童晓峰忽然变的犹豫起来,没有立刻答应。
  童晓蕾一看童晓峰这个表情,立刻便慌了,尖叫道:

  「怎么?!你还真想霸占我一辈子啊!你难道非得让咱们老童家颜面扫地,遗臭万年才罢休吗?!」

  「嗯,老姐,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也确实不舍得只享用你的身体两个多月,哎,真是纠结啊……嘻嘻,我有办法了。」

  说到这,只见童晓峰忽然伸手拉开自己的牛仔裤链,啪的一声,他那条藏在裤子里的粗硬的阳具立时就蹦到了童晓蕾的眼前

  虽然童晓蕾心里在就做好了被他淫辱的准备,但童晓峰如此急不可耐,还是有点出乎预料,于是,只见童晓蕾秀眉一皱,盯着童晓峰冷然道:

  「你小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就把那玩意亮出来了,你想干什么?」

  「嘿嘿,老姐,我想跟你打个赌,现在离我预定的酒店还有五分钟的车程,在这五分钟里你帮我口交,如果在时限内能让我射精的话就算你赢,那我就答应你的全部要求,反之,如果你输了……嘿嘿,那就没办法了。」

  听到童晓峰这么说,童晓蕾登时一愣,然后本能的向童晓峰挺立在胯间的阳具一望,只见上面不但有污垢,而且还有一些黄褐色的尿斑,显的十分肮脏。
  「嘻嘻,老姐,像你们这样的淫囚不是最擅长让男人欲仙欲死吗?怎么?连这种赌你都不敢答应吗?」

  听到童晓峰这么说,童晓蕾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于是咬了咬嘴唇,伸出手缓缓地握住了童晓峰坚挺的阳具,毅然决然地说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五分钟!」

  说完,童晓蕾一俯身,张开樱唇将童晓峰的阳具深深的含进了自己的嘴里,直到童晓蕾感觉童晓峰的阳具抵到了自己的喉咙,于是用力一吸——!

  「妈呀,这是什么感觉!等等!老姐,你……你口技也太厉害了!」

  阳具被自己这么深深的一含,童晓蕾立刻就感到了童晓峰的屁股登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插在自己口中的阳具也开始上下跳动着拍击着自己的口腔。

  经验丰富的童晓蕾立刻知道了这小子的耐力极限了,于是心下一笑,伸出纤手,一边撩拨童晓峰的阴囊,一边更用力的吸允起童晓峰的阳具来。

  「呜哇——!要来了!」

  随着童晓峰的一声怪叫,汽车引擎发动了起来,载着童晓蕾在公路上打着弯的向家奔驰而去……

         ***    ***    ***    ***
  夜幕降临,在万家灯火的映照下,似乎连漫天的繁星都显得黯淡无光。
  穿过耀眼的灯光,只见在城市东北角的一间酒店的落地窗前,一个近乎赤裸的绝色女郎正坐在另一个男人身上耸动着,上演着一幕淫靡的话剧——

  「哇哈——好爽!老姐,你不愧是淫囚监狱的顶级性奴隶,这小穴真是又紧又嫩,插起来真舒服!来!老姐!把大腿再分开点,我今天要用阳具把你的小穴操肿了,啊哈哈哈——」

  就像在淫囚监狱里一样,童晓蕾嘴里塞着自己的黑蕾丝内裤,近乎赤身裸体的跨坐在男人的阳具上,上下耸动着自己挂满汗珠的雪白娇躯。

  只不过与往常不同的是,今晚将阳具插在自己下体里翻进翻出的不是陌生男人,而是自己的亲弟弟。

  只见童晓峰一边捏着童晓蕾雪白纤细的蛮腰,上下将他那粗硬的阳具在童晓蕾稚嫩肛门里拼命的抽插,一边反手向前,伸进童晓蕾的吊带胸衣里,揉捏把玩童晓蕾那丰满白皙的乳房。

  「嗯……嗯……呜呜……」

  男人粗硬的阳具强横地来回穿刺着童晓蕾阴道的嫩肉,刺激的童晓蕾浑身发麻,童晓蕾子宫传来熟悉的剧烈痉挛,童晓蕾想要荡叫,但嘴里塞着的蕾丝内裤智能让她发出哼哼唧唧的娇喘声。

  啊……真棒……

  虽然不愿意,但童晓蕾也得承认,自己的弟弟不愧是年轻小伙子,性能力跟以前自己伺候过的那些大叔大爷完全不同,插在她下体里的阳具既坚硬又炙热,每次抽插她的阴道壁,都会刺激的她娇躯颤抖,童晓蕾还是头一回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男人干出高潮来。

  「呼……呼……来!老姐,把头低下去仔细看看自己的蜜穴,它现在被你亲弟弟的阳具肆意抽插着!」

  或许是太兴奋了,只见童晓峰一把抓住童晓蕾的长发,将她的脑袋按了下去。
  感受着销魂蚀骨性快感,鬓飞发舞间,童晓蕾被迫透过飘扬的长发缝隙,向正在惨遭蹂躏,粉嫩雪白的胯间望去——

  自己进来时穿的那条黑丝吊带袜已经被童晓峰撕成了条状,轻飘飘的挂在童晓蕾那粉嫩洁白的大腿根处,随着童晓蕾上下起伏的修长美腿淫靡的飘舞着。
  而童晓蕾的阴部早已充血肿胀的犹如水蜜桃一般,一只粗硬的阳具彷如烧红的铁棍般打桩似地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抽插——

  这就是我亲弟弟的阳具吗?这就是被自己亲弟弟奸污的感觉吗?

  一想到这里,难以言表的羞辱感夹杂着海浪一般的肉体快感刺激着童晓蕾灵魂和肉体,使她忍不住从阴唇喷射出的大量的淫水,顺着童晓峰的阳具与她交合的缝隙流到了地上。

  「哇塞——!老姐,你竟然被操喷水了——!太爽了,不行了!我受不了!老姐,我要射了——!」

  就在童晓蕾高潮不久,童晓蕾身下正在抽插童晓蕾的童晓峰也达到了极限,只听他大吼一声,掐着童晓蕾的蛮腰用力将阳具向她的胯间猛的一顶,只听噗嗤一声,便将一股粘稠的精液射进了童晓蕾的阴道里。

  「呼……太舒服了。」

  接着,高潮过后的童晓峰抱着童晓蕾躺到了地毯上,将健壮的身体压在童晓蕾香汗淋漓的雪白胴体上,然后一边将手伸进童晓蕾的胸衣,玩弄着她胸前滑腻白嫩的乳房,一边将脸靠在她的脖颈处心满意足地说道:

  「呼……老姐,太舒服了,你的身体是上帝赐给男人最好的礼物……」
  童晓蕾闻言伸手摘下口中的蕾丝内裤,抱着童晓峰的头在他的脑门轻吻了一下,面带桃花,神情恍惚地娇喘道:

  「呼……晓峰,谢谢你,姐姐我也是头一回被男人干的这么舒服……」
  一听这话,童晓峰立刻眉头一跳,从童晓蕾的双乳间抬起头来,望着童晓蕾那张满是香汗的俏脸惊喜道:

  「怎么?老姐,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哼,谁说我不生气了,只不过生气也没什么用,还不是逃不出你这家伙魔爪……」

  刚才高潮迭起的性爱大战确实让童晓蕾感觉非常好,只见她伸出手臂,将压在自己雪白胴体上的童晓峰轻轻的抱住,然后望着他年轻的脸庞,满脸潮红地说道:

  「晓峰,咱俩不吵架了,只要你答应姐姐的那三个条件,姐姐我就在这两个月内好好陪你淫乐,让你体验世间最爽的性服务,好吗?」

  「哈哈,太好了,我答应!我答应!」

  见到姐姐竟然变得如此温顺,激动的童晓峰忍不住一把抱住童晓蕾,在她的绝美的脸颊和雪白的胸乳间来回狂吻,逗得童晓蕾咯咯直乐——

  「哈哈哈,晓峰,快别舔了,好痒……啊!」

  正当童晓蕾姐弟抱在一起打闹的时候,童晓蕾忽然感觉胯间一空,低头向下一看,发现原来是童晓峰已经疲软的阳具滑出了童晓蕾的阴道,而紧接着,一股粘稠花白的精液也跟着从童晓蕾的阴道里淌了出来。

  「糟了,姐姐,我在你体内射精了……」

  望着童晓蕾胯间流出自己的「杰作」,童晓峰才发觉大事不妙,于是挠着脑袋叹道。

  「呵呵,现在才知道害怕?刚才干嘛那么不管不顾的,要是我怀上畸胎,看你怎么办……」

  望着童晓峰手足无措的样子,童晓蕾噗嗤一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
  「……没关系,晓峰,我们赎罪淫囚的子宫内装有节育环,我不会怀孕的。来,你躺下,让姐姐我帮你清理一下阳具……」

  说到这,只见童晓蕾起娇躯来,把已经湿透的胸衣连同被扯碎的吊带袜一起脱下来丢到了旁边。

  至此,童晓蕾便真的一丝不挂了。

  接着,只见童晓蕾一甩长发,翘起雪白的美臀,趴在了童晓峰的胯间,扶起他疲软的阳具,伸出舌头仔细的舔弄着上面残留的精斑。

  「呼……真爽,老姐,你的舌头又滑又软,好像果冻一样,舔的我真舒服。」
  感觉到胯间的柔滑舌尖,童晓峰忍不住赞叹道。

  「呵呵,那当然,我们淫囚在服侍主人淫乐结束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要跪在主人的胯间,把主人阳具上的污渍舔干净,这是规矩,我专门练过的。」
  童晓蕾一边仔细舔弄着童晓峰的阳具,一边边带微笑道。

  「这么厉害啊……赎罪淫囚果然不同凡响」

  听到童晓蕾这么说,童晓峰忍不住赞叹道。

  接着,只见童晓峰再次瞥了眼童晓蕾胯间那正在滴着精液的阴唇,于是忍不住再次食指大动。

  「嘿嘿,老姐,怎么只能让你伺候我呢,来,我也帮姐姐你把下面擦干净……」
  说到这,只见童晓峰猛地起身来,按着童晓蕾的粉肩将她赤身裸体地仰面按在地上,然后将童晓蕾那双雪白的美腿大大地掰开,直到童晓蕾那被精液玷污了的粉嫩阴唇无遮无拦的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接着,只见童晓峰从旁边的茶几上拿了个小茶杯放到了童晓蕾的阴唇处,然后伸出手指插入童晓蕾的阴道,将里面混杂着童晓蕾淫水的精液一点点的抠了出来,倒进了杯子里。

  「晓峰,你这是干什么?」

  望着童晓峰在自己胯间的诡异动作,童晓蕾纳闷道。

  「嘿嘿,这可是混杂着我和姐姐精华的液体,我要把它们收藏起来当纪念品。」
  童晓峰舔着舌头微笑道。

  「呵呵,你这是什么诡异的爱好啊,真是变……」

  「滴滴滴……」

  正当童晓蕾骂童晓峰搞怪的时候,童晓蕾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童晓蕾闻声一愣,伸手对着胯间的童晓峰做了一个噤声的的手势,然后便一边分着雪腿,任童晓峰在自己胯间「采摘」,一边拿起了电话:

  「喂?我是童晓蕾,哦,是妈啊……嗯,我这边马上就完事了,等会就回去吃晚饭,嗯,好,等会见,拜拜……啊呜!」

  正说着,童晓蕾忽然感觉胯间一阵剧痛,她低头一看,只见是童晓峰满脸不悦地拧了一下她的阴蒂。

  「你找死啊,我在跟妈讲话呢,你捣什么乱?!」

  童晓蕾连忙挂上电话,转头瞪着童晓峰低吼道。

  「不行,老姐,你今晚要在这陪我玩一宿,你跟老妈说,你今晚有事,不回家了。」

  童晓峰不高兴地说道。

  「不行,如果我不回家,你也不回家的话,老爸老妈肯定会怀疑的,咱们今晚必须回去!晓峰,有时间咱姐俩在玩吧……听话!」

  说完,童晓蕾便赤身裸体地站起身,拿起自己扔在地上的外套向浴室走去,只留下身后的童晓峰望着童晓蕾那雪白曼妙的背影恋恋不舍地舔着嘴唇……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