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孽缘——捡破烂的脏老头】(01)【作者:qwert79268】
字数:12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话是真的,有的时候太善良了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而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我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至少开始我是这么认为的,爸爸李建刚熟练的做着钢材生意,有点人如其名的意思吧,虽然不是很大的企业,不过也够丰衣足食了,只是平时工作特别忙,又经常出差,再不回家的话都快忘记有这个人的存在了。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正相反,爸爸年轻的时候勉强可以扎在帅哥堆儿里,现在呢,上顿啤下顿白,成功的把原来一百二十斤的体重翻了一翻。

  妈妈叫陈亚茹今年42岁,比爸爸小一岁,以前是个办公室文员,后来因为喜欢瑜伽,慢慢的竟然变成了一个瑜伽教练。而这个职业就代表着妈妈有一个很好的身材,虽然没有很多小说里的妈妈那么倾国倾城,可也非常的耐看,唯一一个有点让妈妈懊恼的特征就是屁股有点大,这不是废话么,谁让你的腰那么纤细呢。

  操,还说呢,就因为这恼人的大屁股,我还和同学打了一架,记得那次妈妈去给我开家长会的时候,打扮的倒是挺朴素,却穿了一条牛仔裤,本就恼人的屁股就显得更肥了。

  「我操,你看到李焕斌的妈妈了么,那大屁股可真够肥的,还穿个紧身的牛仔裤,这不是勾人犯罪么,这么肥的屁股最适合虐待了,我要是他爸该有多好啊,非得把他妈的肉屁股玩烂了不可。」

  「你他妈真够变态的。」

  要不说总有那么巧合的事,两个正在校外吸烟的傻逼竟然在意淫妈妈,让我听了个正着,我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听到,就这样因为妈妈的大屁股和同学打了一架。

  妈妈最让我尊敬的一点就是特别的善良,以前和妈妈一起逛街,只要看到乞讨的,妈妈都会施以援助之手,钱不多,可那也是妈妈的心意。

  「妈,刚才那个好像不是真的乞丐。」

  「哎,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一点爱心都没有啊,你缺这几块钱呀。」
  真是的,什么都是我不对,最生气的是说什么也不给我买那双新款的篮球鞋,捐出去的钱都不知道能买多少双了,还送了我一句话——同学之间,最应该攀比的就是学习。

  妈妈拉着我刚刚开进小区,就遇到了一个收破烂的老大爷。

  「收破烂咧。」

  「大爷,您好,等我停好车,跟我去家里一趟好么。」

  「好嘞。」

  我的天啊,家里第一次来了个这么脏的人,这个爷爷身上一股酸臭的味道,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妈妈倒是不以为然,烦的我赶紧回到了卧室。

  「您先拿这些吧,这么大年纪了,多了也怕您拿不了。」

  「俺算算啊,一共35,哎呦,可这零钱都找给刚才那两家了,有个50的,你看能不能找我15。」

  「我看看啊,哎呀,实在对不起,我这也没零钱,要不我给您发红包吧。」
  「大闺女可真逗,俺这还是老式的电话呢,哪有那个功能啊。」

  「这怎么办呢?」

  「要不这样吧,俺吃点亏,就算50吧。」

  吃点亏?他可没吃亏,还捡了个大便宜,捡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

  「那可不行,您这一天风吹日晒的也不容易,这些反正都是不值钱的,送给您吧,不要钱了。」

  「俺老头子虽然穷,可从来不在钱上占人家便宜啊。」

  「您都这么说了,我就先收着,改天我再找点东西,就不要您的钱了。」
  「那也好,今天收的也够多了,改天俺再过来一趟。」

  「大爷,先等会,我给您倒杯水吧。」

  「不用了,俺住的不远。」

  看到老头子离开了,我才从卧室里里出来拿了一瓶饮料,这人还不错,虽然一身的酸臭味,人还算正直吧,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生活还是那么平淡,可就是那天晚上,妈妈本打算去黄阿姨家赴宴,没想到就在倒车的时候,无意中撞到了一个人……

  「哎呀,你怎么开车的?想要我老头子的命啊。」

  「啊?对不起啊,您没事吧。」

  妈妈赶紧下车,走向了车尾,看看是什么情况,原来是一位老大爷被撞倒了,他们的孽缘就在这个时候拉开序幕了。

  「啊……大爷,是您啊,你没事吧,我看看。」

  「哎呀,怎么是你呀,瞧你这车开的,这么着急是有急事吧,俺好像没什么大事,要不你先走吧。」

  「那怎么行呢?我扶您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那也好。」

  妈妈把老爷爷扶到了后座上,开着车送他去了最近的医院,楼上楼下帮着忙活,几乎是做了个全身检查,身上有几处的擦伤,脚腕有点肿胀,轻微的骨裂,但不是很严重。

  「大夫,需要住院么?」

  「不用,这老头身体不错,回家养一养就没有大碍了。」

  从医院出来,妈妈又扶着老大爷上了车,而这个老头子却在偷偷闻着妈妈的体香,十几分钟的车程就送他到了家里。说是家,其实就是老头租住的一个平房,旁边堆积着不少收来的破烂,屋子里的摆设也很简单,一个火炕,一床被褥,衣柜旁摆着个旧电视,唯一值点钱的东西就是一台笔记本电脑了。

  「大爷,您就住这啊。」

  「是啊,这还是租的呢,一个月150。」

  「要不我给您的孩子打个电话吧,让他来看看您?」

  「哎,哪有什么孩子呀,不怕你笑话,俺今年都快70了,还是光棍一条呢。」
  「啊?不会吧。」

  「以前在农村家里穷,没啥文化,父母身体还不好,谁愿意嫁给俺呀。也别说光棍了,还有个小孙子。」

  「什么?您还没结婚,哪来的孙子啊。」

  「那次捡破烂的时候看到一个婴儿,一岁多的孩子也不知道为啥不要了,好狠心的父母啊,已经养活十多年了,现在就在离这100多里的县里读书,已经初三了,平时都住校。哎,身体倒是不错,就是不咋让人省心,动不动就跟同学打架。虽然当孙子养着,可平时他都管俺叫爸。」

  「那怎么不来城里读书呢?」

  「城里的学校哪念的起呀,这就不错了,等他初中毕业愿意读高中就让他读,不愿意就上个技校,学一门手艺,以后也能有个出路。」

  「真想不到您这辈子还这么苦啊。」

  「这又有啥办法呢?希望下辈子能托生个好点的家庭吧。」

  这种人最让人讨厌了,自己不够努力却怨出身不好。

  「大爷,您别担心,您养身体的这些天,我来伺候您吧,可我这也有工作,这样吧,我早上给您买早餐,下午就能下班了,想吃什么,我再给您做点,这些天的损失呢我再陪给您。」

  「那怎么行呢,你这多不方便啊,还得上下班的跑,再说俺这也没有什么做饭的家伙。」

  「哎呀,您瞧我这脑子,您住我家不就更方便了么?」

  「那更不行了,我一个又脏又臭的老头子,你家俺大兄弟不得烦死我呀。」
  「哎,他工作忙,这一转眼又小半年没回来了,前几天打过一次电话,说人在非洲呢,有一个什么项目可能会用他的钢材,我也不懂这些。我儿子在实验中学上高中呢,那个学校去年好像省里的文理科高考状元都丢了,给市教委的领导气得够呛,校长一下狠心搞了个类似于军事化管理的教学方式,每个学生一个月只能回家两次,再说他也不愿意回来,嫌我唠叨,电脑不让碰,手机不让玩,家里就我一个人住的。」

  「呵呵,俺还是叫你大妹子吧,你说的俺都听不懂,又什么项目,又是什么管理教学啥的。」

  「走吧,大爷,晚上你也没吃饭吧,我回家做点咱俩一起吃。」

  「那可麻烦大妹子了。」

  「客气什么呀。」

  就这样老头子拿了两件换洗的衣服,住进了我家,家里面已经来了一头狡猾的老狼,而我却毫不知情的在学校里潇洒的玩着电脑游戏。

  换上了拖鞋,老头子舒舒服服的坐在了沙发上等待着香喷喷的晚餐,妈妈走进厨房炒了三个菜,又闷了一锅米饭。

  「大妹子的手艺可真好啊,不是夸你,俺老头子活了这么多年也没吃过这么可口的饭菜。」

  「呵呵,那您老就多吃点。」

  「一定得多吃点啊,哈哈哈。」

  吃过了晚饭已经是夜里了,给老头子找了一间客房,铺好了被褥,又扶着他进了卧室,妈妈才疲惫的走进自己的房间睡着了。

  第二天因为起的晚了,妈妈做好了早餐,搀着老头子了坐在餐桌前,就急急忙忙的上班了。而那个老头子呢先是一瘸一拐的走进了洗手间,翻了翻洗衣机,并没有发现什么,他到底想干嘛呢?看到没什么收获,这个老家伙竟然走进了妈妈的卧室里,什么?这个老混蛋是想偷钱么?

  那我就太小看他了,他真正想偷走的是妈妈这个人。

  在枕头底下,老头子发现了他的第一个猎物,妈妈昨晚换下的还没来得及洗的丝袜和内裤,老头子眼睛亮了,脱下了裤子,那是一根如此骇人的大鸡吧,接近20公分那么大,上面更是布满了狰狞的青筋。

  其实老头子的鸡巴之所以那么大那么粗跟自己的保养有一定的关系,之所以把自己的家庭说的那么可怜就是想博得妈妈的同情心。他的父亲是村子里的村医,无意中配出了增强性功能的草方,而这个从小就不学无术的王八蛋也就因此而受益,长了个这么吓人的大鸡吧。之所以娶不上妻,是因为他在十里八村的名声都极差,没有哪家的姑娘愿意许配给他。

  甚至在他快40岁的那年酒后还强奸了一个小姑娘,把小姑娘的阴道干到撕裂,把他吓得脚底抹油开溜了,他的父母几乎赔光了所有的积蓄人家才算没有报警,而小姑娘的哥哥放出话来,只要见到那个老王八蛋就把他阉了,所以这些年也很少回家。

  丝袜套在了他的大鸡吧上,右手拿着粉红色的蕾丝内裤,虽然不是丁字的,也足够的诱人了,小内裤放在鼻子前闻着上面的骚味。

  「这个小婊子可真骚啊,穿这么性感的内裤。」

  「这小丝袜可真滑呀,老公不在身边,肯定是欲求不满啊,早晚让你成为我胯下的淫奴,嘿嘿。」

  不停撸,一直撸,足足撸了半个钟头才尽兴,为了不留下痕迹,老头子把内裤和丝袜又放回枕头下面,跑到厕所里射了出来,闲来无事就溜回卧室里上网。
  到了下午,妈妈下班后,买了海鲜排骨还有各种蔬菜,和老头子打了声招呼就走进厨房准备晚餐。为了和妈妈套近乎,他也走进了厨房。

  「哎呀,大爷您怎么进来了?看您这一瘸一拐的,很疼吧。」

  「是有点疼,可俺看你上了一天班这么辛苦,晚上还一个人在厨房做饭,心里过意不去啊。」

  「没事的,您现在应该好好休息才对呀。」

  晚餐非常的丰盛,肉类海鲜时蔬应有尽有,就两个人吃,看上去还有些奢侈。
  「大妹子,有酒么?」

  「这……有,以前我老公喝剩下的。」

  「你放心,俺不是贪酒之人,只是觉得喝上二两就不那么疼了。」

  「那我给您找找。」

  倒了二两白酒,老头子闻了闻,可能这辈子他都没喝过这么好的白酒。
  「大爷,怎么不吃了?看我干什么呀?」

  「哎,还是不说了。」

  「怎么了?有什么事您就说呗,客气什么呀。」

  「那俺可真说了。」

  「说吧。」

  「俺看你这气色不太好啊。」

  「是么?我觉得挺好的啊,您看出来什么了么?」

  「不瞒你说啊,俺十多年前曾经在一个中医诊所里打工,说白了就是干杂活的,时间长了,接触的病人多了,也帮着抓个药啥的,有些病人得了点小病,都不用大夫出手了。」

  「呵呵,您还有这段经历呢,那怎么不干了?」

  「咋说呢,年纪越来越大,谁愿意用啊。」

  「听您的意思,我的身体……」

  「没什么,不说了,说出来怕你心里不舒服。」

  「哎呀大爷,您要是不说,我这晚上连觉都睡不好的。」

  有时候女人的好奇心里比男人还要强烈,妈妈像小孩子似的盯着眼前的脏老头。

  「那好吧,俺可说了,大妹子现在是不是经常失眠也经常做梦呢。」

  「您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你别忘了俺也算是半个大夫了,有时是不是觉得……觉得白带有点多了?」老头子的解释呛了妈妈一个大红脸。

  「大爷,这……」

  「你看,俺就知道你会是这个样子,哎,还是算了吧,不说了。」

  「这……没事的大爷,我都40多岁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您看我这到底是什么病啊?」

  「你看你的额头上,这么多的小疙瘩。」

  「我也注意了,挺不好看的,也抹了一些药膏,可是作用不大,十几天能消失,过些天又长出来了。」

  「大妹子,这么说吧,你要是真想你家俺大兄弟了,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经常回来陪陪你呗,明白俺的意思么?」

  「哎,他工作忙,这一年在家也呆不上一个月的,大爷你还能喝么?我再陪您喝点?」

  「我酒量不行,顶多还能喝个一二两吧。」

  妈妈又去厨房拿了一个杯子,给老头子先倒了二两白酒,又给自己倒了二两,几口白酒下肚一张俏脸就变得红扑扑的了,非常的可爱。

  「也没什么,我一个人都习惯了。」

  「可能你现在觉得没什么,要是长期这样下去的话,那更年期可能会提前找你的哦,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身心方面的影响可能会更大呢。像俺以前遇到过的病人就有这样的,失眠多梦啊,月经不调啊,精神萎靡啊,衰老的也会更快。」
  「这……这么严重。」妈妈的样子有点吓坏了。

  「俺这可不是吓唬你,你可以找什么专家问问的。」

  「太可怕了,那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帮我么?」

  「俺不是告诉你了么,让大兄弟放下外面的生意,赶紧回来多陪陪你,没有比这更好的招儿了。」

  「哎,大爷,除了这个还有别的方法么?」

  「怎么?大兄弟不肯回来?」

  「回来也没用,他……您就给我想想别的办法吧。」

  其实妈妈想说的是,因为爸爸长期抽烟喝酒不运动,生活也不规律,下面早就不行了,即使做爱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儿,可这种话妈妈真的说不出口,精明的脏老头却听懂了。

  「俺明白了,办法也不是没有,俺明天给你配个药方,再加上一些按摩调理,慢慢就会好起来的。」

  「那太谢谢大爷了。」

  「谢什么呀,都是俺应该做的。」

  看到妈妈有点喝多了,大爷把她扶进了卧室里,给妈妈盖好了被子,倒了一杯水放在了床头柜,看着成熟女性那美丽的酮体,老头的鸡巴硬了,可是他什么都没做,因为他有更远大的计划,他要眼前的女人主心甘情愿的撅着屁股求他摸求他操自己。

  妈妈醒来之后,还有点头晕,看到自己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异常,又看到床头柜上的那杯水,心里感觉暖暖的。

  吃过早餐照例去上班,下午回来的时候,脏老头正在卧室里配着中药,表面上是在给妈妈调理,其实他配的是那种慢性增强女人性欲的药,时间长了只会对性的渴望变得越来越强烈。

  「大爷,您这是……」

  「给你配点中药。」

  「这是您自己出去买的?」

  「嗯。」

  「大爷,我看看您的脚?」

  「哎呀,大妹子,别碰,好疼啊?」

  看着正在磨药的脏老头,妈妈的眼圈有一些湿润。

  「大爷……」

  「你说俺这汗脚,你别碰,挺脏的。」

  「没事的,您给我个配方,我去抓药不就得了么,看您这脚肿的。」

  「大妹子,俺知道你能去抓药,可是你不懂,有的买药的人看你是外行,就可能给你抓点二等三等的甚至是劣质的卖给你呢,俺抓的都是一等的中药。」
  「花了不少钱吧,我给你。」

  「算了吧,没几个大钱,俺天天还在你这白吃白喝的呢。」

  「那还不都怪我呀,给您撞了,您先忙吧,我去做饭。」

  吃过了晚饭,脏老头开始给妈妈煎药,妈妈喝过了药之后,老头子让妈妈躺在床上,只是简单的给妈妈按了按肩膀,又按了按小腿,看着妈妈肉色丝袜包裹的小脚,老头子舔了舔舌头,却没有做出过分的举动。

  「感觉怎么样?」

  「舒服多了。」

  「大妹子,给俺接盆热水呗,俺想洗洗脚。」

  「嗯。」

  打好了洗脚水,妈妈却蹲在了脚盆前给老头子洗脚。

  「大妹子,你这个做啥呀,俺是汗脚啊。」

  「没事的,您这又给我煎药又按摩的,我这是应该做的。」

  晚上妈妈睡的又香又甜,第二天还是如此,第三天脏老头更多的开始按摩妈妈的小蛮腰,不知道怎么着,妈妈对脏老头的按摩有了一点依赖性,第四天晚上,刚喝过了中药就主动躺在了床上,老头子敷衍着按摩了一下妈妈的脊背,就把视线转移到了妈妈硕大的屁股上,当他刚刚触摸到妈妈的屁股时,妈妈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

  「别紧张,放松啊,屁股上神经是最多的,要是太紧张,就没有什么效果了。」
  「嗯……」

  虽然隔着睡衣,可老头子能感觉出来妈妈的屁股有多么的肥嫩多么的柔软,甚至马上就想狠狠的蹂躏这颗恼人的肥臀,可是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这早晚都是他的玩物,到时候只要他愿意捏抓揉咬甚至是狠狠的虐待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只是一小会的按摩,妈妈都没想到自己的屁股会那么敏感,她感觉到下体已经开始湿润了,屁股上的大手竟然会让她这么舒服。碍于女人的面子,强忍着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好了,差不多了,好好的休息吧。」

  妈妈回过头看了脏老头一眼,样子有一些失落,她还想让老头子多按一会的,老头子当然知道妈妈在想什么,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收手时也应该及时的收手,老家伙这么多的江湖经验怎么能不知道这个道理呢。

  夜里梦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压在她的身上狠狠的操她饥渴的小逼,早上醒来的时候下面都湿乎乎的。走进浴室准备洗澡的时候看到水池前摆着一杯温水和已经挤好的牙膏,露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也许爸爸都没有过这么细心的举动吧。

  到了晚上,妈妈先为老家伙洗了脚,早早的趴在床上等着,老头子坐在妈妈的腿上,开始按摩妈妈的大屁股,刺激了一会待妈妈情欲大涨的时候……

  「大妹子,身子转过来吧,我给你按按上半身。」

  「嗯。」

  可没想到他想按摩的地方是妈妈的一对大奶子,可是那保护乳房的胸罩却让他很不爽。

  「大妹子,把胸罩脱了吧,要不按不到穴位的。」

  「可是……」

  「好了赶紧脱了吧,让大爷好好的按按。」

  有的时候女人就是这样,当她犹豫的时候,你涌了肯定的语气,就会让她变得顺从,妈妈的样子有一些羞涩,可还是勇敢的脱掉了胸罩。老家伙欣喜若狂,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双手抚摸着一对大奶子,虽然隔着睡衣,可妈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呻吟了一下,随着这双打手的抚摸,妈妈面色潮红,一双美腿开始蹭来蹭去,当老家伙开始揉捏妈妈娇嫩的乳头时,妈妈竟然开始颤抖的扭动自己性感的肉体。
  「啊……」

  轻咬着自己的红唇,妈妈还是没有忍住叫了一声,竟然高潮了,其实这与这些天喝的那些中药有着很大的关系,现在对性的渴望也更强烈,身体也比以前敏感的多。

  「大妹子,你好好的休息,俺先回房了。」

  回房之前还关好了灯,给妈妈盖上了被子。而妈妈躺在床上,回想着刚刚出现的一幕,觉得自己真的失态了,大爷好心好意给我治病,而我却让他看到了自己羞耻的一面,他不会觉得我是个骚货吧。可那种感觉真的好奇妙啊,好舒服,她也没想到只是简单的抚摸自己的大屁股又刺激了乳房就让她高潮了。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作为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妈妈也会偶尔的自慰,可是自摸过后只会让自己更难受更懊恼,她需要的是一个伟岸的男人。

  吃早餐的时候,妈妈看到若无其事的老家伙,脸色变得微微潮红。

  「大妹子,看你的气色比前些天好多了。」

  「嗯,我也有这样的感觉,谢谢大爷。」

  「客气个啥呀,再有一个多礼拜,估计就差不多了。」

  「嗯。」

  只要一个多星期就差不多了么,听老头子这么说,妈妈的心里却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并不想这么快的结束治疗。

  这天晚上,老头子在按摩妈妈乳房的时候,把一双脏手伸进了妈妈的睡衣里,直接抚摸着妈妈白嫩的乳肉,连妈妈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他,老家伙渐渐的加大了力度,却掌握的很好,乳头上微微传来一点疼痛的感觉,恰到好处,让妈妈觉得更刺激,而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个老王八蛋可真是适可而止啊,在妈妈最舒服的时候拿开双手回到了卧室,妈妈幽怨的看着老头子的身影却毫无办法。又过了一天,还是如此,他在沉淀着妈妈的性欲,等待着爆发的那一天。

  「大妹子,我真有点累了,好多天没洗澡了,你家那个太高档,俺不会弄,帮我放点洗澡水吧。」

  「嗯。」

  妈妈放好了洗澡水,又教会了老家伙怎么用,就回到了卧室,这个心机男悄悄的倒光了洗发水,开始了又一个计谋。

  「大妹子呀,大妹子?」

  「哎,大爷怎么了?」

  「给俺找点洗头水呗,这里是空的。」

  「稍等啊。」

  就在妈妈给老头子拿了一瓶新的洗发水的时候,看到了他提前撸硬的大鸡吧,真的又粗又大,似乎在向饥渴的妈妈示威。当妈妈看到这一幕时,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我敢保证,妈妈绝对没有见过这么吓人的东西,羞耻得发出一声尖叫,跑回了卧室里。老家伙看到妈妈那娇羞的样子,露出了非常阴险的笑容。
  「呵呵,看到了吧,早晚会让你享受到它的,被它干过一次你就再也离不开了。」

  妈妈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不住的喘气,脑子里浮现出了刚刚那根狰狞的大鸡吧,一个老头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鸡巴呢?这也太吓人了吧,不知道插进去会是什么感觉呢,刚想到这里妈妈轻轻的掐了自己一下,暗暗地责备自己,我是个有老公的人,怎么能这么想呢。

  可是越想分散精力,脑子就越不听话,甚至出现了想握住它舔一舔的想法,想着想着下面就开始流水,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早上扶着老家伙吃早餐的时候,视线竟然不由自主的集中在了他的胯部。其实最近这段时间的接触,妈妈对这个老家伙非常有好感,性欲又变的越来越旺盛,如果他想操妈妈的逼,以妈妈现在的状态也就是挣扎一下就会默认的。

  可是他只想妈妈永远做他的女人做一个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性奴……
  前期的铺垫只剩下最后一步了,他已经准备攻击妈妈最饥渴最需要的骚逼了,晚上妈妈躺在床上的时候,老色狼笑了,简单的做了个按摩,就开始玩弄妈妈的奶子,抚摸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看到妈妈的情欲被挑逗起来之后,又想故技重施。

  「大……大爷再摸几下吧。」

  说出了这句话,妈妈羞耻的把头部倒向了另一侧,他知道妈妈早晚会说出这句话,其实这样对妈妈真的挺残忍的,本来就是一个欲求不满的美熟妇,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喝一些特殊配置的增强性欲的慢性淫药,这还不算,还要以按摩排毒为借口刺激她的性感带,妈妈能撑到现在还没有沦陷已经很不错了,就是作为一个女人的矜持在支撑着她。

  「现在你身体里的毒素都已经集中到一点了,一会大爷就给你好好的排排毒。」
  老家伙的视线集中在了妈妈饱满的阴户上,他准备下手了,当他的一只手抚摸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妈妈瞬间就打了一个激灵。

  「不……那个地方不行啊。」

  「我刚刚说的就是这里,不排出去的话就前功尽弃了。」

  只是隔着睡裙抚摸了几下,妈妈的情绪明显的激动了,使劲咬着自己的嘴唇,她真的太需要了,粘乎乎的淫液正不受控制的排出体外,当老家伙伸进睡裙里又拨开小内裤抚摸到那肉乎乎的骚逼时,妈妈开始挣扎,是已经一文不值的尊严和矜持开始做着无力的支撑。

  「啊……不要啊。」

  「别动,就快排出来了,好好的享受吧。」

  这种挣扎在老家伙的眼里就是无用功,他拨开妈妈遮住耻部的双手,又按住了她的右手,继续刺激着早就湿淋淋的阴户。

  「啊……啊……」

  老头子细长的中指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里,连他自己都想不到,都已经40多岁的女人,逼还这么紧,不过这都不是目的,他真正的目的是在寻找妈妈的G点。当他找到那个略微粗糙又有点突起的地方时彻底的兴奋了,细长的手指不断的挑逗着那个最敏感的地方。

  「啊……哦……」

  妈妈不再掩饰自己,已经掩饰不了了,现在脑子里只有淫欲,呻吟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只有几十秒的功夫,妈妈性感的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

  「啊……啊……啊……呜呜呜……」

  声音从呻吟变成了叫喊,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了起来,也许是太舒服了吧,下体在脏老头的刺激下不停的抽搐着,当老头子拿出手指的时候,也是惊呆了,几乎半个手臂都被高潮的淫液淋湿了,轻蔑的看了一眼正在回味高潮余韵的妈妈,心里骂了一句骚货。

  老头子并没有操妈妈,更没直接回到卧室,而是走进浴室里,为妈妈放好了洗澡水,当妈妈坐进浴缸里的时候,心里暗暗的骂自己,怎么会这么下贱呢,可心里的感觉却是暖暖的,抚摸着被指奸过的骚逼,露出了不知是满足还是幸福的笑容。

  星期六的早上,妈妈看到脏老头时的眼神都有了变化。没有了以往的敬畏,反而多了一丝温柔和羞怯。

  「大妹子,一会有个事还得麻烦你呢。」

  「什么事你就说呗,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哎,昨晚老师打电话了,俺收养的那个孩子又惹事了,得回县里看看。」
  「好的,一会我开车送你去吧。」

  「不用了,待会你儿子不就回来了么,这一来一回时间也够长的,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的解决这件事,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小兔崽子,你送我去长途汽车站就好了。」

  对老家伙的称呼从您变成了你,这看似不经意的变化,其实代表着妈妈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到了汽车站之后,妈妈给老家伙买了一张车票,还塞给他两千块钱,让他好好教育孩子,尽量别动手,再给孩子买点需要的生活用品什么的。就像是个妻子在嘱咐自己的丈夫一样,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为什么会这么关心这个老头子,她只觉得这么做自己的心里会更舒服。

  回家的路上,在车子里甚至有一丝惆怅,他不会一去而不返了吧,他如果真的不回来了,我该怎么办呢?

  妈妈知道这不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应该有的想法,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内心,忘记给他买水了,他会不会渴呀,他腿脚暂时还有点不利索,下车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帮帮他,这一路上脑子里都是这个脏老头。甚至到了路口都忘记了转弯,又饶了一大圈才回到家里。

  在我下午回到家之前,妈妈已经把老家伙的衣物和洗漱用品收拾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卧室里,可在那个时候却做了一件无比羞耻的事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